<acronym id='romgb'><em id='romgb'></em><td id='romgb'><div id='romgb'></div></td></acronym><address id='romgb'><big id='romgb'><big id='romgb'></big><legend id='romgb'></legend></big></address>

<i id='romgb'><div id='romgb'><ins id='romgb'></ins></div></i>

    <i id='romgb'></i>
    <dl id='romgb'></dl>
    <ins id='romgb'></ins>
    1. <tr id='romgb'><strong id='romgb'></strong><small id='romgb'></small><button id='romgb'></button><li id='romgb'><noscript id='romgb'><big id='romgb'></big><dt id='romgb'></dt></noscript></li></tr><ol id='romgb'><table id='romgb'><blockquote id='romgb'><tbody id='romgb'></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omgb'></u><kbd id='romgb'><kbd id='romgb'></kbd></kbd>
    2. <span id='romgb'></span>

          <code id='romgb'><strong id='romgb'></strong></code>
          <fieldset id='romgb'></fieldset>

          成本人網站人民幣“入籃”兩周年 體現中國貢獻 增強世界金融穩定

          • 时间:
          • 浏览:24

            

            今年10月1日,是人民幣“入籃”兩周年。

            2016年10月1日,人民幣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與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元一起躋身全球儲備貨幣之列,成為僅次於美元和歐元的第三大權重貨幣。經過兩年的發展,人民幣已經成為世界金融的穩定劑。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 拉加德:正是明天,人民幣將被國際社會認可成為可自由使用的國際貨幣,與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構成貨幣籃子,人民幣的加入將使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更為多元化。這樣的貨幣組合,在全球貨幣體系和全球經濟方面更加具有代表性。

            兩年前,身著中式唐裝的拉加德宣佈人民幣正式“入籃”的一幕,被定格為中國金融發展史上的輝煌一刻。從那一刻起,特別提款權這個籃子第一次出現瞭發展中國傢的身影,從此不再是“發達國傢俱樂部”。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亞太部主任 李昌鏞:這是我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內部制作的紀念幣,是兩年前為瞭紀念人民幣“入籃”制作的。兩年前在宣佈人民幣“入籃”的當天,你可以看到我們一起拍瞭這張照片,人民幣“入籃”對於(我領導的)亞太部,是非常重要的大事,這對於發展中國傢來說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人民幣“入籃”體現中國貢獻

            人民幣“入籃”是中國改革開放近40年取得的一張成績單,它的背後是中國對全球的經濟增長做出瞭巨大貢獻,也是國際社會對中國當前經濟實力的認可,更是國際經濟力量對比發生的歷史性變化。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亞太部主任 李昌鏞:事實上,人民幣“入籃”反映出中國經濟更融入國際經濟的現實。在過去的十年,中國經濟特別是貿易、金融市場等發展迅猛,因此人民幣逐漸興起成為主要的國際貨幣之一,人民幣“入籃”反映的是一個遲來的現實。

            經過兩年的發展,目前,將人民幣納入外匯儲備的國傢和地區已超過60個,中國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話語權和影響力可見一斑,這也給人民幣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發揮更多作用創造瞭機會。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亞太部主任 李昌鏞:隨著中國經濟持續發展,中國在世界經濟的比重增加以及中國自身經濟體量增加,人民幣的使用會增加。更多的國傢會願意持有人民幣作為外匯儲備。

            推動國際治理更加公正合理

            人民幣“入籃第一序列”是中國積極參與全球治理、為世界發展貢獻力量的意願體現。隨著綜合國力的增強,中國正在越來越廣泛地參與到新的國際治理體系的構建之中。“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發起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久草熱久銀行和金磚國傢開發銀行等多邊金融機構,這些舉措都得到瞭國際社會,特別是發展中國傢的廣泛贊譽和支持。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 拉加德:現在人民幣的地位已經被視為和其他的主要國際貨幣一樣,未來人民幣肯定會進一步發展,發展的過程也許會有起伏,但是這是非常正常的。我認為未來更多的交易和外匯儲備將可能用人民幣計價。

            中國對全球治理的深度參與,是中國發展的必然結果,也是國際社會對中國在更多領域承擔更多責任的期待。科學技術的發展和貿易投資的全球化為各國提供瞭和平發展與共贏的機會,中國可以通過更有效的合作、更靈活的機制、更具代表性的聲音,與更多的國傢構建出更多的共同利益。

            人民幣“入籃”助力離岸市場發展

            人民幣國際化是人民幣逐漸從中國的主權貨幣發展成為主要國際貨幣的過程。六年前,倫敦金融城發起倫敦人民幣離岸發展中心計劃,希望將倫敦打造成為人民幣國際市場的西方中心;兩年來,人民幣“入籃”進一步促進瞭倫敦離岸人民幣市場的發展,並推動瞭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

            倫敦金融城和中國人民銀行歐洲代表處9月26日聯合發佈的首份《倫敦人民幣業務季報》顯示,倫敦已成為世界最大的人民幣離岸外匯交易中心,人民幣日均交易額近700億英鎊(今五菱宏光年2季度是692億英鎊,約合6256億元人民幣);同時,倫敦也已成為僅次於香港的世界第二大人民幣離岸清算中心,日均清算量超過400億元人民幣;英國還是除香港以外使用人民幣支付最多的經濟體。

          瑞幸APP崩瞭

            中國人民銀行駐歐洲代表處首席代表 金玫:今年前8個月,中英兩國辦理人民幣跨境支付業務,實際收付總金額達到2500億元人民幣,比上年同期增長瞭150%。在貨物貿易進口中用人民幣結算的比例,超過瞭五分之一。

            人民幣國際化取得新進展,不僅體現在人民幣的支付貨幣功能不斷增強,還體現在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功能的日益顯現。

            央視記者 陳明磊:我現在所在的這間辦公室就是倫敦金融城裡外匯交易最活躍久艸在線視頻的交易室之一,這裡主要負責歐洲時段的交易,以及北美和亞太地區交易的無縫鏈接。在過去的兩年中,僅僅在這一個交易室裡面,人民幣相關產君威品的交易就實現瞭翻倍的增長。可以說這裡的每一個交易員都是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見證者。

            中國銀行倫敦交易中心債券銷售人員 阿欽蒂亞·瓦爾瑪:目前全球已有(超過)60個央行持有人民幣資產並進行投資,這個數字在未來還將繼續增加,中國債券市場總規模為全球第三,並有望很快會成為全球第二大債券市場。因此,境外投資者的投資在未來具有增長潛力。

            堅持改革開放 人民幣資產獲信任

            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中國表達瞭擴大對外開放的決心,進一步加快瞭金融市場對外開放的步伐。外資對中國金融業的認可度也越來越高,對包括債券在內的人民幣資產越來越信任、越來越有信心。

            倫敦金融城亞洲事務大使 馬雪莉:人民幣已經走過瞭十分漫長的道路,我們會在倫敦看到全球對它的興趣。就清算和交易量而言,在亞洲以外地區,倫敦占據瞭人民幣交易的頭號位置,大多數央行都會通過倫敦進行一些交易。所以我認為,這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裡程碑,即使在貨幣(匯率)波動期間也是如此。

            倫敦金融城政策與資源委員會主席 孟珂琳:隨著中國的開放以及“一帶一路”等項目,我們真心希望看到中國在資本市場上占據一席之地,我們期待看到人民幣離岸的持續增長。

            披荊斬棘 人民幣國際化一路向前

            2008年的金融危機在重創世界經濟的同時,也讓以美元為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的弊病和漏洞暴露無疑。中國逆勢而上,在保障國內經濟發展的同時,積極推動人民幣走向國際化,為打破一元壟斷、構建更加公平公正的國際金融體系做出努力。

            杜洋,劍橋大學穆勒學院研究員,從事國際金融體系和人民幣國際化研究多年。他認為,人民幣正式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雖然經歷瞭漫長的過程,但是意義重大。

            劍橋大學研究員 人民幣國際化問題專傢 杜洋:其實人民幣入籃是一個漫長而艱辛的過程,這個過程可以用“人民幣的申奧之旅”去形容,終於進入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一攬子貨幣當中。接下來就要看人民幣,如何去扮演好一個全球經濟穩定劑的角色。

            2007年首隻人民幣債券登陸香港。

            2009年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正式啟動。

            2012年開啟日元/人民幣直接報價。

            2013年中英簽署雙邊本幣互換協議。

            2014年倫敦成為歐洲離岸人民幣中心之一,與法蘭克福、巴黎和盧森堡“四足鼎立”。

            2015年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成功上線運行,為境外金融機構人民幣跨境和離岸業務提供資金清算和結算服務。

            2016年人民幣正式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

            從人民幣入籃至今的受歡迎程度來看,越來越多的國傢、金融機構看好中國經濟的前景,市場對人民幣從區域性貨幣猿輔導轉為國際性結算、貯藏工具抱有信心。

            中國銀行倫敦交易中心銷售主管 羅佈·洛伊:我認為,在過去兩年,人民幣作為貿易結算和金融的貨幣使用率增長迅速。同樣,在過去兩年,國際金融市場發生瞭巨大的改變。我認為燈草和尚之白蛇前傳,投資者把人民幣視作更加合規的(國際)結算投資貨幣。我們現在可以在貨幣市場看到人民幣是第七大結算貨幣。

            渣打銀行亞洲外匯策略主管 羅伯特·米尼肯:人民幣作為外匯儲備貨幣的勢頭向好、空間巨大,我們認為到2020年,人民幣在國際外匯儲備資金池中的總量將占到4%到5%。

            雖然人民幣國際化面臨著諸多變局,例如金融市場波動性與溢出效應上升,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等諸多挑戰,但是中國穩定的市場和穩健的經濟將助力人民幣披荊斬棘,一路向前。

            劍橋大學研究員 人民幣國際化問題專傢 杜洋:中國的經濟發展在整個新興市場當中是最有價值的一塊,中國本身的信心來自於本國市場基本面的持續穩定和持續增進。全球投資人並不會給中國太多的壓力,一定要高速增長,但是我們要穩步增長。中國在國際投資者的眼中,已經在發揮著一個高科技、高實用,而且代表著未來的這樣的一種角色。